首页 > 四大名著 > 水浒传

潘巧云_百度百科

水浒传 2020-06-23 11:17:51 潘巧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删改均免费,毫不生活官方及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受愚上圈套。详情

  潘巧云,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生于七月七日,称气宇寡妇,原是一屠夫之女,曾嫁本府王押司为妻,王押司升天后,再醮杨雄。两年来,杨雄因公事劳碌,常常在衙门当值,疏冷了潘巧云。不想潘巧云水性杨花,耐不住沉寂,终与海阇黎裴如海巴结成奸。厥后,被石秀觉察,却又不思自新,乃进诽语与杨雄,教杨雄赶走石秀。石秀不忍杨雄受蒙骗,乃黑暗策画残害裴如海,并与杨雄将潘巧云骗上翠屏山。杨雄得知原形,怒杀潘巧云。

  不知观众有无注意,电视陆续剧《水浒传》中,常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神来之笔”,譬喻李雪健演的阿谁宋江,夹着两条大腿走路的摇摆神态?又如宋江那厮,在浔楼沉醉题反诗,下楼后在雨天大街上,如蛤蟆般蹦蹦跳跳的一组镜头,不知怎的在笔者看来,胜似夸夸其谈。

  宋元期间的旧历七夕,乃是民间盛节。《东京梦华录》说,初六初七日晚,贵家多在院子中结彩楼,谓之“乞巧楼”。铺陈瓜果、酒炙笔砚、针线,姑娘们各自呈巧,焚香列拜,谓之“乞巧”。妇女望月使针,或把小蜘蛛放在盒子内,越日看之,若小蜘蛛结网圆正,谓之“得巧”。又《梦粱录》记,南渡后的杭州,民间亦有此俗,“此东都传播,至今不改”。由是可证,以七夕为“乞巧”,流行于两宋,而七月七日生人,则多以“巧”为名,这大意即是潘巧云取名的由因。

  若问《水浒传》中两大潘金莲和潘巧云,因何都姓潘?上世纪50年代初,曾有人在对所谓“水浒作家施耐庵”的起源,作实地视察,以为当年施耐庵写《水浒》时,因站在张士诚态度上,很看轻潘元绍、潘原明哥儿俩的为人。两潘原系张士诚反元举事时的伙伴。张士诚称吴王时,二潘大见宠任,潘元绍招为吴王爱婿,潘原明则手握重兵,出镇杭州,但二厮在张士诚危难时,竟先后征服了朱元璋,从而加快了张士诚的铩羽。所以,施耐庵写《水浒》,蓄意将书中两个背夫暗暗打野食的不贞之妇,都取姓为“潘”,以示恨极。笔者认为,此虽为小说家言,恐也有些原因,譬喻笔者早就计算好一大量一生恨极之人的黑名单,以备写小说时逐一采用之,只惋惜了此残生,只怕也写不出《水浒传》般足以传世的大著,以致遗恨一生,怎样?

  因为《水浒传》讲,潘巧云在河北蓟州翠屏山被杀,使翠屏山也沾了些之气。翠屏山,据清道光《蓟州志》卷二《盘胜》说,此山在城西北,又称“翠屏峰”,属于盘山风光区。“翠屏峰在天成寺后,古木干章,悉从石罅中进出,层层鳞砌,春夏之交,绿翠参天,霜黄碧叶纷到处,乃山之曲室,殆非人世”。但也有人称翠屏山在山东梁山县寿张集或平阴县西25里的玫瑰庄,系水泊梁山邻近的一座小山。并说北宋时,翠屏山玉带河畔有潘巧儿、杨大牛订为娃娃亲,后潘巧儿为翠屏山梵衲海能奸污攻克,杨大牛于是大闹翠屏山,杀死海能和巧儿,投奔梁山。近人冒广生《小三吾亭诗集》也有《翠屏山》五古一诗,有注说:“舞鹤楼,在蓟州城内大街,相传即潘氏妆楼。”以上诸说纷纭,不外是小说家言,固未足信。

  至于与潘巧云窜同作奸的贴身丫头迎儿,宋元札记和话本多以丫头定名为“迎儿”者,如宋话本《简帖梵衲》说,皇甫松家13岁丫头名唤迎儿;《三现身包龙图断冤》也有丫头迎儿。

  迎儿动作丫头例名,只是一种符号,宋元多采用,被《水浒传》就手捡来罢了。

  潘巧云的奸夫、蓟州报恩寺梵衲海阇黎,俗家名裴如海,削发法名海公。阇黎,是“阿阇黎”的简称,梵语意译为“轨范师”,大意是佛家古刹的职事之一。

  海阇黎看来有些音乐细胞,唱经好嗓音。按,海阇黎唱经,乃是正宗梵衲借用民间平常乐曲讲明,采用为佛事典礼制造的法曲,连系梵唱以及吹奏佛曲的乐器,并掺进中国古板器乐和玄门音乐。在海阇黎生涯的两宋功夫,法乐加倍编制而完好,且变成了南峨眉、北五台两大派别。个中北五台派又分为东西两路:东路以太行山东(今河北)为区域,以吹奏铙钹为著;西路以太行山西(今山西)为区域,以曲调演唱奢侈见长,是以《水浒传》中海阇黎唱的音乐当属于东路。鄙谚云:声色犬马,可见导致人性的腐朽,美声犹在美色之上。海阇黎和杨太太吊膀子,因性丢命,罪有应得,本亏空惜,可半个世纪前,竟有人将海梵衲改编为原是绒线店小老板,与潘女士两小无猜,后潘为王押司强娶,故海削发当梵衲这样。原本那海梵衲那厮唱的一口好梵音,无异今世的流通音乐,人生沉寂如潘女士,就算未尝与老海两小无猜过,一听此濮上之音,娇躯上下,只怕早已酥麻半边矣。

  潘巧云的本夫杨雄,其混名在《宣和遗事》和元杂剧《诚斋乐府》中,本作“赛关索”。龚圣与《宋江三十六人赞》也作“赛关索”。两宋时武人,多喜用“关索”为己之别名,或互相指称,如小关索(《过庭录》)、袁关索(《林泉野记》)、贾关索(《金陀粹编》)、张关索(《金史·突合速传》)、朱关索(《浪语集》);又《三朝北盟会编》记有岳飞部将“赛关索”李宝、方腊义军的宋将“病关索”郭师中(《武林旧事》)。据称此“关索”,即三国关羽之子,但查《三国志》和裴松之注,均无有此记录。元代至治《全相三国志说书》、明代弘治《三国志平常演义》也未记有其人其事,而民间传说则甚多。西南地域多有取地名为关索岭、关索庙。“云贵间相关索岭,有祠庙极灵”(《池北偶谈》),“关索岭在州城西三十里,上有汉关索庙。旧志:索,汉寿亭侯子,从武侯南征有功,土着祀之”(见《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安顺府永宁州》)。也有以为“关索”非人名,“西南夷人谓爷为索(关索即关老爷),谣传为蜀汉勇将姓名,宋人遂纷纷取认为号”。近人余嘉锡则称,“宋人之以关索为名号者,凡十余人,不惟有男况且有女矣。其不行考者,尚当有之。盖凡混名皆取之街谈巷语,此必宋时民间哄传关索之武勇,为武夫健儿所钦慕,故纷纷取认为号。龚圣与作赞,即就其混名决计,此乃作品家擒题之法,何足以证古来真相关索其人哉?”(《宋江三十六人考实》)。

  杨雄在蓟州从事两院押狱业刽子手,当是小说家言,由于此时蓟州(今世津蓟县)为辽的辖区,或已由辽转隶为金的辖地,其间在宋宣和四年(1122),金曾一度以蓟州奉璧于宋,但工夫极短,旋因金兵南下仍为其所辖。且为北宋管辖时候,名广川郡,也不叫蓟州。清道光《蓟州志》说,“汉唐明尤为重镇”,即指此。《水浒》作家是南人,于北方人文地舆观念,往往乌烟瘴气,其芜乱于此可见一斑。

  杨雄混名“病关索”,始见于《水浒》。余嘉锡以为《水浒》搞错:“观宋人多名赛关索,知《水浒传》作病关索者,非也”。杨雄(或王雄)从“赛关索”降格为“病关索”,岂非人品欺负?杨雄何病之有?性无能乎?举而不坚乎?若如斯,则电视陆续剧《水浒传》中,潘巧云临被杀前,当众表示她自嫁与杨雄做细君后,素来无甚性趣之说,当取得科学上的完竣注脚。“病关索”中的病未必说是杨雄有病,“病”字可作使动用法来解,纵使关索病,即是说杨雄若能和关索出生同临时代那他将会是一个使关索都头疼的人物。

  杨雄的好兄弟“搏命三郎”石秀,《大宋宣和遗事》出名无事迹。石秀混名“搏命三郎”,也不见他书载,似由“搏命”加“三郎”拼合而成。石秀为何冒死?龚圣与《宋江三十六人赞》说:“石秀搏命,志在金宝,大似河豚,腹果一饱。”向来小石搏命,只为财帛,竟如贪食之河豚。

  “搏命”一词,始见宋章定《名贤氏族言行类稿·章惇》,说苏轼曾与章惇(字子厚)游南山,章惇(冒死登山)鞋跟折断于壁下。“轼拊子厚之背曰:‘子厚异日得志,必能杀人。’子厚曰:‘何也?’轼曰:‘能自搏命者能杀人也。”史载章惇此人,为北宋末代之名臣。北宋英宗天子升天时,无嗣,朝臣议立端王赵佶(即厥后的宋徽宗),独章惇,力陈“端王为人轻率!”幸亏老章之议不获通过,不然无宋徽宗,便无高俅,便无林冲,一部《水浒传》当从何写起,本文又从何谈起?差点坏吾大事,好险!是以赵佶一登帝位,即差遣老家伙回农村种地,实大快我心也。

  石秀被称为“三郎”,盖“郎”已从唐五代往往对贵族政客后辈的称号,转而成为宋元此后对商人小民等而下之的称号。清人王应奎柳南小品》说:“江阴汤廷尉《公余日录》云:明初州闾称号有二等,一曰秀,二曰郎。秀则故家右(大)族,颖出(非凡)之人;郎则微裔末流,群小之辈。称秀则曰某几秀,称郎则曰某几郎。人自分定,不相凌驾。”

  近人汪曾祺于石秀的混名,情有独钟,因说:“搏命和三郎放在一块,便形成一种迥殊的意境,形成一种美感,大郎、二郎都不可,就得是三郎。这有什么原因可说呢?年老笨,二哥憨,惟有老三往往是机智智慧的。中国说话往往反应出只可领会的潜在庞大的社会意情”此说甚有理,笔者即是大郎,怪不得半生为人劳动,如斯之笨。

  遵守汪曾祺的逻辑,石秀杀海梵衲,且创建头陀、梵衲互杀现场,当是智勇过人,实则否则。石秀伪造杀人现场,稍有思想的人,都不难创造漏洞处。清人刘玉书《常谈》说:“石秀既杀道人及杀海阇黎(裴如海),遂插刀死尸之手,妆点自戕之状,而磨练之人,竟以一被杀、一自戕成案。夫被杀与自戕之区别,判若口舌,众人皆知,况刑仵(专业人士)乎?稗官别史之难尚如斯。”《水浒传》真相是稗官别史小说,糊涂人看糊涂书,读者切切不行过于执着。

  潘父:(白)哎!石伴计,慢着慢着!常言道的好,好男不跟女斗,好鸡不跟狗斗!她有什么欠好?你们都瞧着爷爷了!

  潘父:(白)年青青儿的人,爱挂这般火,莺儿,拆我的棉裤,有包银子给掏出来!

  潘父:(白)别掏乱啦!石伴计!这是一点小意义,你带着它用饭不饱,饮酒不醉,弄包耗子药,你搬搬场就得了!

  潘巧云:(白)说好话呀?石伴计!啊啊,哈哈!嫂子我不会吃酒,吃了几杯早酒,酒言酒语的,把您冲撞了,把那包袱拿回来,在咱们家住上三两天。

  七夕节来源于何时?为什么《水浒传》中看待七夕一笔带过?又为什么说七夕节只可算半个爱人节?大锤这日说说七夕节在《水浒传》中的迷踪~

  色便是空,面壁十年恐怕又有幡然向善的时机,若是江湖绿林逃难啸聚到了水泊梁山界限,天子老儿招安成为朝廷命宫。梵衲撑伞收敛不住性格劣习,亏损的照样社会阶级寻常老庶民,特别是稠密妇女们。

  有句老话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看起来有点贱骨头,但有工夫人还就真是如此,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有兴会,越会鼓动。

  《水浒传》讲的是江湖故事,是以,主人公多为男性,可是,没有女人的江湖,是寂寂的,是以,作家也在个中穿插了少少地步光鲜的女性脚色。原本,细看《水浒》,最的女人并不潘金莲,而是另有其人。

  作家用一支笔,费尽心血。缠绕三起妇女被杀案,营建了一种氛围,顺理成章的把三个女人送上了断头台。在作家看来,只须是合法佳偶,不管是怎么连系的,不管差异有多大,不管有没有激情,女人只可从一而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勿转载,若有疑问请联系处理。
本文地址:http://www.dfzrw.com/sdmz/shz/2020-06-23/1158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道法自然国学网唯一官网:

www.dfzrw.com

|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Powered By 道法自然国学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道法自然国学网 - 优质的影视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