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医著论 > 伤寒论

伤寒论·平脉法全文_原文翻译_古诗文网

伤寒论 2020-01-14 11:26:18

  问曰:脉有三部,阴阳相乘,荣卫血气,在人体躬,呼吸收支,上下于中,因息游布①,津液流利,随时举措,效象描画②。春弦秋浮,冬沉夏洪,察色观脉,巨细分歧。偶尔之间,变无往往,尺寸杂乱③,或短或长,上下乖错,或存或亡,病辄改易,进退低昂④,心迷意惑,动失纪纲,愿为具陈,令得真切。师曰,子之所问,道之来历。脉有三部,尺寸及关,荣卫流通,不失衡铨⑤,肾沉心洪,肺浮肝弦,此自往往,不失铢分,收支起落,漏刻⑥对付,水下百刻,一周轮回,当复寸口,底细见焉。变革相乘,阴阳关联,风则浮虚。寒则牢坚,沈潜水溶,支饮急弦,动则为痛,数则热烦,设有不该,知变所缘。三部分歧,病各异端,大过可怪,不足亦然。邪不空见,终必有奸,打量内外,三焦别焉。知其所舍,动静诊看,料度腑脏,独见若神,为子笔记,传与贤人。

  问:人的脉象有寸关尺三部,是阴阳彼此依存、维系的反响。脉的搏动与营卫气血及肺气亲切关连。在人体内,营卫气血随呼吸收支、气味的营谋而轮回上下、敷布周身,故有脉的跳动。人与宇宙相应,四序天气的变革,势必影响到人,故脉随四序而有变革,吐露多种多样的形式。比如春天脉像弦,秋天脉像浮,冬天脉像沉,夏季脉像洪。同时,病人的脉象,有巨细的区别,纵然在一个光阴内,也往往变革未必。其它,尺部和寸部脉象可乱七八糟,或见短脉,或见长脉;上部和下部的脉象可能纷歧,有的有脉搏生存,有的脉搏磨灭。而且,人自生下来,病脉搏就会发作变革,或见脉搏跳得快,或见脉搏跳得慢,或见脉浮,或见脉沉。这些都容易使人心迷意惑,动辄就丢掉大纲,请先生详加陈述,以便理会清楚。先生答:你所提到的,恰是医道中的根底题目。脉有三部,便是寸关尺。营卫、气血的流通,如尺之量是非,秤之称轻重,确凿无误。故肾脉沉,心脉洪,肺脉浮,肝脉弦,此为各脏平常的本脉,不会有涓滴舛讹。随呼吸收支,人体营卫之气流通,按漏刻光阴轮回周身。漏刻中水下百刻,则轮回一周。以是,按寸口之脉,即可察人体底细,观病情的变革,明阴阳的偏盛偏衰。若感染风邪,则脉象浮虚,感染寒邪则脉象牢坚,沉伏之脉主水饮停蓄,急弦之脉是支饮为害,动脉主痛,数脉主热甚。若脉不相对应于病症,须明白其变革的来历。寸关尺三部的脉象分歧,疾病也就相异。脉搏过度是病态,不足也是病态。总之,邪气不是空无所见的,要是深究其源,必能找到病变根底。以是,务必打量病在表,仍旧在里,区别在上焦、中焦,仍旧下焦,真切邪气所侵吞的部位,诊察臆想脏腑的盛衰。若担任了这些,就会有独到、崇高的见地。为此,分笔记述如下,以此传给那些有常识的人。

  脉的搏动是与营卫气血的流通分不开的,而营卫气血的流通又务必借助于肺气的呼吸收支,才干轮回不息,故有肺朝百脉之称。人与宇宙相参,四序天气的更动,对人体发作肯定的影响,以是,脉也必应乎四序而有所分歧,如春为弦脉,夏为洪脉,秋为浮脉,冬为沉脉等。要是发作了疾病,脉的变革就会愈加明显,因而医师起初需求担任在各式情形下的平常脉象,然后才干区分表里成分所惹起的相当脉象。关于五脏平常的脉,肾脉沉,心脉洪,肺脉浮,肝脉弦。假使感邪而患病,脉又因病变的分歧而有分歧变革,如感染风邪则脉现浮虚,内有蓄水则脉现沉伏等,这皆证明脉象与病变的干系是很亲切的。

  师曰:呼吸者,脉之头也。初持脉,来①疾去②迟,此出疾入迟,名曰内虚外实也。初持脉,来迟去疾,此出③迟入④疾,名曰内实外虚也。

  先生说:人之呼吸,是准备脉搏的模范。初按脉搏时,脉来得快去得慢,这是呼气时脉快而吸气时脉慢,叫做内虚外实。初按脉搏时,脉来得慢去得快,这是呼气时脉慢而吸气时脉快,叫做内实外虚。

  以大凡人的平常呼吸,来量度脉搏的快慢疾徐,因而说“呼吸者,脉之头也”。所谓“头”,含有先头和模范的道理。《经》云“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呼吸定息脉五动,闰以咨嗟,命曰平人,亏空曰迟,过度曰数”,便是这个道理。《内经》云:“来则为阳,去则为阴,阳主外,阴主内。”来疾去迟,来迟去疾,是以呼出为来,吸入为去,疾为多余而实,迟为亏空而虚,故来疾去迟为外实内虚,来迟去疾为外虚内实。总的精神,脉搏与呼吸务必调匀,不疾不迟,才是无病。

  问曰:上工望而知之,中工问而知之,下工①脉而知之,愿闻其说。师曰:病家人请云,病人苦发烧,身体疼,病人自卧,师到诊其脉,沉而迟者,知其差也。为何知之?若表有病者,脉当浮大,今脉反沉迟,故知愈也。假令病人云腹中卒痛②,病人自坐,师到脉之,浮而大者,知其差也。为何知之?若里有病者,脉当沉而细,今脉浮大,故知愈也。

  问:高贵的医师,通过鉴貌辨色便能晓得病情,日常的医师,通干涉诊就能晓得病情,秤谌低下的医师通过诊脉才干晓得病情。这是什么意思呢?请先生指教。先生答:若病人宅眷来请医师时说:病人发烧厉害,身体困苦,却能自然安睡。到病人家后诊病人的脉为沉而迟,晓得疾病将要痊愈。医师是遵循什么判决的呢?患者发烧、身体困苦,是表症之见症,表症脉应浮大,今朝脉反见沉迟,为表症而得里脉,由此可知邪气已衰,疾病将要痊愈。若病人诉腹部卒然困苦,却能安好自坐,切其脉为浮大,也可晓得疾病将愈。医师又是遵循什么晓得的呢?这是由于,患者腹内困苦,是病在里,里有病脉该当沉而细,现脉浮大,是阴症而见阳脉,为正复邪退之兆,故得知疾病将愈。

  病人发烧身疼,脉搏浮大,则表邪尚盛,今朝病人不妨安卧,脉象不是浮大而是沉迟,乃正复邪衰之象,因而知为将愈。这里所说的脉沉迟乃与浮大相对而言,不是里虚寒的沉迟,如系里虚寒的沉迟,则为表病里虚,阳症阴脉,不行断为欲愈。“太阳病篇”有“脉浮细而嗜卧者,外已解也”与“脉沉者,急温之”等条则,可能相关起来解析。病人主诉腹部卒然困苦,要是困苦较剧,必不行安好自坐,脉搏亦应沉细,今病人自坐,而脉又浮大,足证实里气已和,因而亦断为将愈。本条病家云发烧身体痛,病人云腹中卒痛,属于问而知之;病人自卧,病人自坐,属于望而知之;今脉反沉迟,故知愈也,今脉浮大,故知愈也,属于切而知之。

  师曰:病人家来请云,病人发烧烦极。昭质师到,病人向壁卧,此热已去也。设令脉不和,处言①已愈。设令向壁卧,闻师到,不惊起而盻视②,若三言三止,脉之咽唾者,此诈病也。设令脉自和,处言此病大重,当须服吐下药,针灸数十百处乃愈。

  医师说:病人家里人说,病人发烧烦扰得很厉害。第二日医师到了病人家,看到病人面向墙壁而卧,这是热已退去,纵然脉尚未和,亦可能断言此病即将痊愈。假使病人向壁而卧,传闻医师来到,并不错愕起家,却以目瞪眼,几次欲说病情却又不说,给他诊脉时,吞咽唾沫的,这是假装的假病。假使脉平常,可蓄谋断言此病非凡重要,务必服用大吐大下的药物,并须针灸数十百处之多,才干痊愈。

  发烧烦极,必不得卧,今向壁静卧,足证实烦热已退,虽脉搏尚有不和,亦是病才向愈的缘由,稍待则脉自渐和。若脉不和而躁不得卧,或热盛眩晕而卧,则又为病进的现象,应当实时医疗。假使病人向壁静卧属于阴症,听见医师到来,必心坎怡悦,诉述病情当絮絮叨叨;今恰好相反,见医师到来反有厌烦之意,半吐半吞,诊脉时咽唾,此时应当质疑他不是真的有病,要是脉搏清静,就可能必然是假装的诈病。既然是假装诈病,直接暴露偶尔也难成果,最好的主意是以诈对诈,可蓄谋夸张病情,说病情非凡重要,务必行使强烈吐下与强刺重灸等方式,使他怯生生疼痛而不敢再一直故弄玄虚,矫揉造作,避免被诈病所引诱。

  师持脉,病人欠①者,无病也。脉之呻②者,病也。言迟③者,风也。摇头言者,里痛也。行迟者,表强也。坐而伏者,短气也。坐而下一脚者,腰痛也。里实护腹,如怀卵物者,肉痛也。

  医师给病人诊脉时,其打欠伸的,无病。医师给病人诊脉时,其的,有病。若言语笨拙不轻巧的,是风病;言语摇头的,是里有困苦的病症;举措鲁钝的,是筋脉强急的病变;俯伏而坐的,是短气;不行正坐的,是腰痛;双手护腹,似襟怀鸡蛋不肯放弃,恐怕人触碰的,为脘腹困苦。

  欠伸是息长而常常深吸,吸已复呵气的变状呼吸,乃平人疲顿之象,故曰无病。呻为,病者似叹似呼,舒气以畅其郁结,在身体病痛时,极端是有重要疼痛的病人,常有此种情形,因而说呻者病也。舌为心之苗,内风痰阻,重则为舌蹇,轻则为言迟。里有困苦,则难发声,言语费劲故先摇头。风寒湿三气痹着于外,则经络阻滞而表强不舒,因而举措鲁钝。气短亏空以息的人,胸部仰起则气难接续,因而喜坐而俯伏。凡腰痛者,皆不行正坐,因而坐时每伸下一足,以计划松弛腰部困苦。痛而拒按为实,喜按为虚。里实护腹,护腹是拒按的表示,与喜按异,不该解析为底细互见。因为心(胃)痛拒按,因而像如怀卵物的形式。

  从师持脉初阶,并未历举脉象,尽是从望诊、问诊、闻诊而察其病情,可见四诊务必配合操纵。

  师曰:伏气①之病,以意候之,今月之内,欲有伏气。假令旧有伏气,当须脉之。若脉弱小者,当喉中痛,似伤,非喉痹②也。病人云:实咽中痛。虽尔,今复欲下利。

  先生说:伏气的疾病,可能推理判决,这个月内,可以发作伏气病。假使以往有邪气内伏,该当戒备脉象的变革。要是脉象弱小,当伴有喉中困苦,好像受伤雷同,但分歧于喉痹症。病人说确实咽中痛,固然云云,如今又要腹泻。

  本条要紧精神,解说诊察伏气之病,当以意候之,并举喉痛症认为示例。所谓伏气,是指感染季节之气不即发病。伏藏体内,过期爆发的一种疾病。因为四序之气分歧,如春之习惯,夏之暑气,秋之湿气,冬之冷气,所伏之气分歧,因而其发病的性子常纷歧律,可是另有其肯定的次序性,什么时节,可以有什么伏气发病。《内经》上说:“冬伤于寒,春必病温。”在春季光阴,即要戒备是否有冬令的伏气发病,因而说“以意候之”。日常说来,冬寒伏于少阴的,至春阳气升发之际,必发温病;少阴属肾,肾司二便,而经脉循行咽喉,故少阴伏气病,当咽喉困苦而又下利,与厥阴病的便脓血者其喉不痹,有肯定区别。

  问:人在畏惧惊怕的时分,脉的形式若何呢?先生答:脉形相同用手指按丝线,纤细而连贯,同时,病人的面部失色而显惨白。

  大意血气软弱、阳神亏空的人,易患可骇。恐则血随气下,故面白脱色;怖则气随神乱,故脉形累累如循丝之细。

  人的津液由平居饮食而取得补给,以充填脉道,供给肌体需求。如人不饮,则津液的由来缺乏,脉道不得充填,因而脉象涩而倒霉,肌肤也不得润泽,因而唇口因之干燥。务必真切,唇口干燥亦有因天气与地舆前提等成分所惹起,并不肯定属于不饮所致。

  惭愧的人,气血芜杂,故脉见虚浮。神态荡而未必,故面色乍白乍赤,气上则血荣于面而乍赤,气下则面无血荣而乍白。此乃一时地步,不属于病态。

  问曰:《经》说脉有三菽①、六菽重者,何谓也?师曰:脉,人以指按之,如三菽之重者,肺气也;如六菽之重者,心气也;如九菽之重者,个性也;如十二菽之重者,肝气也;按之至骨者,肾气也。假令下利,寸口、关上、尺中悉不见脉,然尺中时一小见,脉再举头②,肾气也,若见损脉③来至,对立治。

  问:《难经》上说:脉象有三菽重、六菽重的,这是什么道理?师答:诊察疾病,医者以手按脉的时分,轻按下去如三粒豆那样的重量而切得的为肺脉,如六粒豆那样的重量而切得的为心脉,进而如九粒豆那样的重量而切得的为脾脉,重按如十二粒豆那样的重量而切得的为肝脉,按之至骨而切得的为肾脉。假使患腹泻,寸关尺三部的脉象都按不到,然而尺部脉间或细小一见,跟着呼吸再动而应指外鼓的,这是肾气尚未竭绝;要是展示损脉的话,那就难以医疗。

  此节言把脉用指的方式,以菽数的多少证明指力的轻重,用以候五脏的常脉。这与《难经·第五难》“初持脉,如三菽之重,与外相相得者,肺部也。如六菽之重,与血脉相得者,心部也。如九菽之重,与肌肉相得者,脾部也。如十二菽之重,与筋平者,肝部也。按之至骨,举指来疾者,肾部也”之义大致无别。因外相为肺之合,血脉为心之合,肌肉为脾之合,筋为肝之合,骨为肾之合,故五脏之脉各见于其所合的部位。后代简化为浮中沉三候,浮取候心肺,中取候脾胃,沉取候肝肾,恰是在上述五候根基上兴盛起来的。肾位于下焦,内寓元阴元阳,为人之根底,肾脉的有无,看待判决疾病的预后至为主要。按之至骨候肾气,因而沉候为脉之根底。然而这仅是一个方面,脉有寸关尺三部,尺部候肾,以是,尺部脉也是脉之根底。本条接着举寸关尺以候下利的预后,其别夸大尺部的肾脉,下利而寸关脉不见,只消尺脉未绝,其病尚有朝气,恰是解说尺为根脉的旨趣。要之,沉候是从指下轻重而言,尺脉乃就脉部高下立论,都属于脉之根底,不行偏废。其它,另有脉的快慢也不该纰漏,要是一息脉仅二至,是为损脉,固然浩气还末竭绝,亦对立治之候。

  问曰:脉有相乘①,有纵有横,有逆有顺,何谓也?师曰:水行乘火,金行乘木,名曰纵②;火行乘水,木行乘金,名曰横③;水行乘金,火行乘木,名曰逆④;金行乘水,木行乘火,名曰顺⑤也。

  问:脉有彼此乘侮,有纵克,有横克,有逆克,有顺克,这是什么道理?师答:如水克火,金克木,克其所胜则纵容自若,因而叫做纵。火克水,木克金,反自制所不堪,则横行无忌,因而叫做横。水克金,火克木,子去克母,因而叫做逆。金克水,木克火,母来克子,因而叫做顺。

  人的五脏禀五行之气,各有本脏的脉象;五脏与四序相应,四序又各见其相应之脏的本脉,如春脉弦(肝木)、夏脉洪(心火)、秋脉浮(肺金)、冬脉沉(肾水),这是平人无病。假使不见本脉,即为病候。日常有纵横顺逆四种情形,但归结起来不过有两种,所谓纵横,乃就五行相克的干系而言,比如水行克火,水是当胜者,夏令应见洪脉,而反脉沉,即为水行乘火的纵克;反之,冬日应见沉脉,而反见洪脉,即为火行乘水的横克。所谓逆顺,乃就五行相生的干系而论,比如水为金之子,火为木之子,水行乘金,火行乘木,为子反乘母,以下犯上则为逆;金为水母而乘水,木为火母而乘火,又属母行乘子,以尊凌、卑因名顺克。

  问曰:脉有残贼①,何谓也?师曰:脉有弦、紧、浮、滑、沉、涩,此六脉名曰残贼,能为诸脉作病也。

  问:脉象中有邪气伤人的病脉,是何如回事?先生答:脉象中有弦、紧、浮、滑、沉、涩,这六种脉象即邪气伤人所致的病脉,是各经脉受到邪气的凌犯而致的病变。

  日常来讲,脉浮为病在表,沉为病在里,弦为肝逆,紧为寒盛,滑为痰壅,涩为血滞。但也不是绝对的,有一脉而主数病,也少见种病而见统一脉象。譬如弦脉主肝胆病,但疟疾、痰饮病亦多见弦脉;紧脉主寒,但困苦的病人也可展示紧脉;涩脉固为血少而滞,但在寒湿痹痛,或妊娠初期,也常见到涩脉。以是务必脉症合参,不行纯粹以脉断症。

  问曰:脉有灾怪,何谓也?师曰:假令人病,脉得太阳,与形证相应,由于作汤。比还送汤如食顷,病人乃大吐,若下利,腹中痛。师曰:我前来不见此证,今乃变异,是名灾怪①。又问曰:何缘作此吐利?答曰:或有旧时服药,今乃爆发,故为灾怪耳。

  问:脉有灾怪,这是什么道理?先生答:假使一个病人,脉象与症候都合适太阳病,所以予以治太阳病的汤药。回家后服汤药大约一顿饭光阴,病人就展示大吐,或下利腹痛等症。医师说我先前来诊病时并无此症,今朝猝然发作如许相当的变革,这名叫灾怪。又问:什么缘由今朝发作吐逆腹泻?答复说:也许在前些时分,已经服过其他的药,而今朝发作了效用,因而会展示灾怪情形。

  用发汗解表方药医疗楷模的太阳病症,照理服药后应当病情减轻;今服药仅有吃一顿饭的光阴,却猝然发作吐逆、腹泻、腹痛等相当变症,这种患难实为可怪,所以谓之灾怪。为何会发作这种变革?前两方面因为,一是病家未能将曾服过的方药告诉医师,使得医师不行统统担任;另一是医师的疏忽大意,没有问清病人的医疗颠末,遂致发作灾怪情形,实践是旧时服药所致。这就解说医师临床时,问诊务必详明殷勤,切切不行粗心大意。

  微弦濡弱而长,是肝脉也。肝病骄矜濡弱者愈也。假令得纯弦脉者死,为何知之?以其脉如弦直,此是肝脏伤,故知死也。

  问:东方肝脉,它的表示何如样?先生答:肝属木,又叫厥阴,其脉微弦濡弱而长,是肝的平脉,若肝病而见濡弱之脉,为疾病将愈之兆。若为纯粹弦脉的,预后不良。为什么呢?由于其脉如弓弦雷同直,这是肝脏损坏,故可知预后不良。

  四序分主五脏,各有本脉,而皆以胃气为本。胃气少便是病象,若无胃气,病即危殆。所谓脉有胃气,也便是脉象弛缓悠扬的道理。这里以肝脉为例,谓其脉微弦、濡弱而长,是肝的平脉;假令得纯弦脉者死,这和《难经》上“春脉微弦曰平,弦多胃气少曰病,但弦无胃气曰死,春以胃气为本”,恰是统一旨趣。无胃气,便是真脏脉见,因而主死。

  南方心脉,其形为何?师曰:心者,火也,名少阴,其脉洪大而长,是心脉也。心病骄矜洪大者愈也。假令脉来微去大,故名反,病在里也;脉来头小本大①,故名覆,病在表也;上微头小②者,则汗出;下微本大③者,则为关格欠亨,不得尿。头无汗者可治,有汗者死。

  南方心脉的形势若何?先生说:心于五行属火,于六气属少阴,因而其脉洪大而长,这是心的平脉。若心病而见到洪大的脉,即易于痊愈。假使脉来微去大,这是失常的地步,故名反,为病在里;若寸脉小,尺脉大,邪从里向表,故名覆,为病在表;如寸脉细小的,容易汗出;尺脉微大的,则为关格欠亨,不得小便,无头汗的,尚可诊治;若有头汗,则多属不治。

  心应夏气,阳气洪盛,万物荣茂,故心的平脉洪大而长。《内经》说:“心部于表。”洪大而长即阳气外胜于肌表的反响。心之平脉又称“钩脉”,如《难经》“夏脉钩者,心南方火也,万物之所茂,垂枝布叶,皆下曲如钩,故其脉之来疾去迟,故曰钩”。(第十五难)“疾”为多余,“迟”为亏空,“来疾去迟”,也便是“来盛去衰”。正因为心脉洪大而长具有“来盛去衰”特质,因而,“假令脉来微去大,故名反”,提示这一脉象与心气盛于外的来盛去衰齐备相反,为心气郁于里,虚于外的失常病症,因知“病在里”。假使脉来头小本大,又与心火之性上炎脉当头大本小相反,这是心气外虚,不荣于内的缘由,因而知“病在表”。这种当大反小,当小反大的情形,也是失常表示,因而名曰覆,覆即反的道理。不管心气内郁里病,心气外虚表病,都是与平常脉相反的病脉。至于脉症相参,凡上微而头小的,为心气虚于外,多伴见汗出;下微而本大的,为心气郁于里,可发作关格而不得小便。关格的预后若何?取决于有没有头汗出,文中打发:“无汗者可治,有汗者死。”无汗为津液内藏,阳气未衰,故尚可救治;有汗为津液上泄,阳气越脱,故属死候。

  西方肺脉,其形何似?师曰:肺者,金也,名太阴,其脉毛浮也。肺病骄矜此脉,若得缓迟者皆愈;若得数者则剧。为何知之?数者南方火,火克西方金,法当痈肿,对立治也。

  西方肺脉的表示是若何的呢?先生答:肺属金,又叫太阴,其脉如毛之浮,是肺的平脉。若肺病而见此脉,或见缓迟的,是疾病将愈。若少见脉展示,则疾病即将增剧。为什么呢?脉数,主南方火邪盛,火克西方金,就会造成痈肿,是难治之症。

  毛浮为肺之平脉,缓迟为脾土之脉,脾土能生肺金,因而都为愈脉。数为心火之脉,火能克金,因而见数脉则病剧。热留于皮肤,可以发作痈肿。这也是遵循五行生克之理臆想,相克故对立治。

  问曰:仲春得毛浮脉,为何处言至秋当死?师曰:仲春之时,脉当濡弱,反得毛浮者,故知至秋死。仲春肝用事①,肝属木,脉应濡弱,反得毛浮脉者,是肺脉也,肺属金,金来克木,故知至秋死。他皆仿此。

  ①仲春肝用事:用事,便是当权执政的道理,昔人以五脏分属于四时,春季与肝相应,因而说仲春肝用事。

  问:仲春得毛浮的脉象,为何预断说到秋天当死?先生说:仲春的时节脉当虚弱,今反得毛浮脉,故晓得到秋天当死。仲春是肝适时的时分,肝属木,脉当虚弱,今朝反见毛浮的肺脉,肺于五行属金,金能克木,因而预知其到秋天金旺时分就会丧生。其余各季脉象变革,可能服从这个意思类推。

  仲春为肝木适时,他的本脉应当是微弦虚弱,才清静无病。今反见到毛浮脉,是肝木适时而见肺脉,肺属金,金能克木,肝木受其影响,在春令时尚能借助生发之气,而无大害,如一到秋季,则肺金用事,金气茂盛,而肝受克益甚,朝气不行保卫,因而致秋当死。

  师曰:脉肥人责①浮,瘦人责沉。肥人当沉,今反浮,瘦人当浮,今反沉,故责之。

  先生说:给肥胖人诊脉,若脉浮,该当寻求致浮的因为;为纤细人诊脉,若脉沉,该当查找致沉的来历。由于肥胖人脉象本该当沉,现反而见浮;纤细人脉象本应浮,现反而见沉,皆为失常之脉,故理应查找因为。

  肥人肌肉丰盛,经脉不易映现,故其脉沉;瘦人肌肉浅陋,经脉易于映现,故其脉浮。假使肥人而见浮脉,瘦人而见沉脉,这是失常地步,应作进一步商酌。

  师曰:寸脉下不至关为阳绝,尺脉上不至关为阴绝,此皆不治,决死也。若计其余命死活之期,期以月节克之①也。

  先生说:寸脉不下行至关,此为阳绝,尺脉不上行至关,此为阴绝,这都是疾病不治之候,可能决计其预后必死。假使要估计他的死活日期,可按月令时节和疾病相克的意思去估计。

  寸脉主心肺之阳,尺脉主肝肾之阴,关脉在中,主阴阳之起落。今脉搏仅见于寸部,而关部尺部不见,是阳气有升无降,因而称为阳绝。或脉搏仅见于尺部,而关部寸部不见,是阴气有降无升,因而称为阴绝。《内经》说:“阴阳离决,精气乃绝。”今阴阳偏绝,故其预后当凶,而大致多死于和疾病相克的月令时节,如肝病死于秋,心病死于冬,肺病死于夏,肾病死于长夏之类。

  师曰:脉病人不病,名曰行尸①,以无王气②,卒眩仆、不识人者,夭殇则死。人病脉不病,名曰内虚,以无谷神③,虽困无苦。

  先生说:脉象有病而外形无病的,叫做行尸,是脏腑发火已竭的表示,若卒然昏眩仆倒昏迷不醒的,则会夭折而亡。若外形病而脉象平常的,叫做内虚,这是因水谷之气缺乏而致,固然身体困苦,也不会有大的妨害。

  脉为人的根底,诊脉不光有助于辨证,并且能普及料想性。当发觉脉有病象,纵然形体平常,也当赶早防治。由于脉病象征着根底大伤,脏腑已无发火,每致突发暴病而不足救治。若能在未病之前,赶早诊治,或可免于丧生。反之,外形虽病,而脉象平常,则知根底未伤,可是谷气一时不充,固然自愿病情较重,预后也必优秀。《内经》说:“形气多余,脉气亏空,死;脉气多余,形气亏空,生。”也便是这个道理。

  问曰:翕奄沉①,名曰滑,何谓也?师曰:沉为纯阴,翕为正阳,阴阳和合,故令脉滑,关尺自平。阳明脉微沉,食饮自可;少阴脉微滑,滑者,紧之谰言也,此为阴实,其人必股内汗出,阴下湿也。

  问:脉搏浮动,猝然而沉,名叫滑脉,这是什么道理?师答:沉为少阴纯阴,翕为阳明正阳,浮沉流动并见是阴阳和合之故,因而造成了圆转熟练的滑脉,而关尺部自平。阳明脉微沉,则饮食尚可;少阴脉微滑,所谓滑,指紧而升浮之状,这是少阴邪实,患者必有大腿内侧出汗,滋润的地步。

  少阴为天资之始,阳明为后天之本,少阴脉沉,阳明脉浮,阴阳和合,脉浮动而忽沉,这便是滑脉,证明气血充盛,经脉畅行熟练,所以关尺自平。若阳明关脉微偏于沉,乃脉气升浮亏空,然而虽虚尚不太甚,因而饮食还能自可;若少阴尺脉微滑,表示出紧而升浮,这又是少阴邪实的缘由,肾邪多余,故股内汗出而阴下湿。

  问曰:曾为人所难,紧脉从何而来?师曰:假令亡汗若吐,以肺里寒,故令脉紧也;假令咳者,坐饮冷水,故令脉紧也;假令下利,以胃虚冷,故令脉紧也。

  问:我曾被人问难,若何才会出现紧脉呢?先生答:若发汗过度,或者催吐,导致肺脏虚寒,可致紧脉;若咳嗽的病人,因喝冷水,致寒饮内停,也能出现紧脉;若患虚寒腹泻,因胃中虚寒,同样可致紧脉。

  本条举例解说紧脉的出现,大多与寒邪相关,这在临床比力常见。如寒饮病人,每见脉象弦紧,少阴病阴盛阳虚下利,脉象也会见到沉紧。《内经》说:“诸紧为寒。”《金匮》说:“寒令脉急。”这都证明紧脉与寒邪有亲切的干系。然而务必晓得,这种干系并不是绝对的,脉紧的不肯定必有咳嗽下利,咳嗽下利也不肯定就现紧脉,应当脉症合参,才得整个。即以紧脉为寒来说,也有寒实与虚冷的分歧,也应作完全判辨,省得拘执单方。

  寸口,卫气盛,名曰高①,荣气盛,名曰章②,高章相搏,名曰纲③。卫气弱,名曰惵④,荣气弱,名曰卑⑤,惵卑相搏,名曰损⑥。卫气和,名曰缓⑦,荣气和,名曰迟⑧,缓迟相搏,名曰沉⑨。

  诊寸口脉,卫气盛实的,叫做高;荣气盛实的,叫做章;高和章彼此合聚,叫做纲;卫气软弱的,叫做惵;荣气软弱的,叫做卑;惵和卑彼此合聚,叫做损;卫气和的,叫做缓;荣气和的,叫做迟;缓与迟彼此合聚,叫做沉。

  因为荣卫阴阳之气皆会于寸口,因而据寸口脉象的变革,可能候荣卫的过度、亏空与清静元病。卫主气为阳,荣主血为阴,卫气盛则脉气浮盛,气浮为阳,因而名为高。荣气盛则脉形充满,形满为阴,因而名为章。高章相搏,则气与形俱盛,而经脉满急强直,因而名曰纲。“邪气盛则实”,所谓高、章、纲,是对荣卫过度特点的归纳。卫气出于上焦,卫气弱则上焦虚,因而心中畏惧怯弱;《针经》曰:“血者,神情也。”荣气弱则血亏而神失养,所以惭愧自卓。惵卑相搏,则荣与卫俱虚,而气血亏乏减损,因而名曰损。“精气夺则虚”,所谓惵、卑、损,是对荣卫亏空特点的归纳。“缓”乃徐缓温柔,因而“卫气和名曰缓”。这里的“迟”,不是指三至的迟脉,而是舒迟镇定之意,因而“荣气和名曰迟”。缓迟相搏,意味着荣卫俱和,则“阴平阳秘”,脉气内敛,以是名曰沉。总之,缓、迟、沉,又是对荣卫清静特点的归纳。

  寸口脉缓而迟,缓则阳气长,其色鲜,其颜光,其声商①,毛发长;迟则阴气盛,骨髓生,血满,肌肉紧薄鲜硬。阴阳相抱,荣卫俱行,刚柔相得,名曰强也。

  寸口脉缓而迟,缓脉是卫气调停之象,卫气充盛于外,故其人皮肤颜色明晰,有光泽,声响真切高亢,毛发孕育茂盛;迟脉为营卫调停之象,营血盛于内,故其人骨髓孕育,血脉充盛,肌肉丰腴结实。阴阳彼此推进,营卫之气流利,刚柔相济,故身体强壮无病。

  趺阳脉滑而紧,滑者胃气实,紧者个性强,持实击强,痛还自伤,以手把刃,坐作疮也。

  趺阳脉滑而紧,滑是饮食在胃而谷气实,紧是停食不化而个性强,胃实与脾强相搏击,反而自相侵犯,这比如本身用手握持刀刃,所以形成创伤。

  寸口脉主气血,故以寸口脉论荣卫,趺阳脉主中土,故以趺阳脉论脾胃。滑主胃之邪气实,紧主脾之邪气实,脾胃之邪各恃其强,则彼此搏击,不免两脏俱伤,故有痛还自伤,以手把刃的例如。

  寸口脉浮而大,浮为虚,大为实,在尺为关,在寸为格。关则不得小便,格则吐逆。

  寸口脉浮而大,浮主浩气虚,大主邪气实。浮大脉见于尺部的,是正虚于下,邪气合上下焦,而致小便欠亨,即“关”;浮大脉见于寸部的,是正虚于上,邪气格拒上焦,故吐逆,为“格”。

  所谓浮为虚,大为实:是以脉象论证正虚邪实的病理干系,临床病症往往是正虚邪实同时生存,关格也是如许,乃正虚邪实,气机起落异常的缘由。浮大脉见于尺部,是下焦邪闭,正虚气化倒霉,以至不得小便,因而说“在尺为关”。浮大脉见于寸部,是上焦邪壅,正虚气逆不降,以至吐逆,因而说“在寸为格”。

  趺阳脉伏而兼涩,伏则吐逆上逆,水谷不行消化,涩则饮食不得入口,这也叫做关格。

  脉浮而大,浮为风虚,大为气强,习惯相搏,必成隐疹,身体为痒。痒者名泄风①,久久为痂癞②。

  脉象浮而大,浮是感染风邪,大是邪气盛。风邪与浩气彼此搏结,轻的邪犯肌表而展示皮肤出疹,身体瘙痒,名叫泄风;重的风邪久羁不去,皮肤溃烂结痂,而造成痂癞。

  本条脉浮大,乃正虚而邪风外袭,所以发作隐疹或痂癞。隐疹的特质为周身皮肤瘙痒,乃是风邪外泄于皮肤,因而名为泄风。风邪从皮肤入于经脉,则可以发作痂癞疠风。因为疠风发病较慢,因而说久久成痂癞,并不是隐疹的肯定结果。然而疠风之前,确有先发隐疹的,亦不行不知。

  寸口脉弱而迟,弱者卫气微,迟者荣中寒。荣为血,血寒则发烧;卫为气,气微者心内饥,饥而虚满,不行食也。

  寸口的脉弱而迟,弱是卫气亏空,迟是荣中有寒,荣便是血,血受寒邪则发烧,卫是阳气,阳气微的心内饥饿,然而虽觉饥饿,但终因虚满而不行食。

  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卫气虚而不固,则荣血易受寒邪凌犯,相争于外则发烧。荣卫皆为水谷之精气所化,其清者为荣,浊者为卫,今卫气萧索,亦与中焦阳气虚滞相关,因而固然气虚而饥,却终因虚满而不行饮食。

  趺阳脉大而紧,脉大为虚,紧为寒盛,正虚而阴寒邪甚,该当见腹泻等症,较难医疗。

  虚寒下利,脉象应当迟小弱小,才为脉证相符,而易于医疗。今脉象大而紧,紧为寒盛,大为病进,乃正虚邪实之象,脉症不相应,所认为难治。

  寸口脉弱而缓,弱者阳气亏空,缓者胃气多余,噫而吞酸,食卒不下,气填于膈上也。

  寸口的脉弱而缓,弱是胃中阳气亏空,缓是胃中谷气多余,噫气吞酸,饮食不下,这是气滞不化,填塞于膈上的缘由。

  中焦软弱,食品不行很好地消化汲取,则停止不运,郁而生热,因而噫气吞酸,胸膈满闷而食不下。

  趺阳脉紧而浮,浮为气,紧为寒,浮为腹满,紧为绞痛,浮紧相搏,肠鸣而转,转即气动,膈气乃下。少阴脉不出,其阴肿大而虚也。

  趺阳脉浮而紧,浮为气虚,紧为寒甚,气虚则腹部胀满,寒甚则腹中绞痛。气虚寒甚投合,则展示肠鸣,腹中气机转动,气机一转动则胸膈壅滞之气得以下行。若少阴脉不现的,是虚寒之气结于下焦,可致外肿大且困苦。

  趺阳以候脾胃,少阴以候肾气,脾胃虚寒,因而肠鸣腹满而痛。若太溪部少阴脉不出,则肾气亦虚,虚寒之气积于下焦,寒水下趋,则肿大而虚浮。

  寸口脉微而涩,微者卫气不可,涩者荣气不逮,荣卫不行相将,三焦无所仰①,身体痹不仁②。荣气亏空,则烦疼口难言;卫气虚者,则恶寒数欠。三焦不归其部,上焦不归者,噫而酢吞③;中焦不归者,不行消谷引食;下焦不归者,则遗溲。

  寸口的脉微并且涩,微是卫气衰而不可,涩是荣气弱而不足,荣卫不行彼此资助,三焦落空依赖,身体麻痹,不知痛痒。荣气亏空,则身体烦疼,口难言语;卫气软弱,则洒淅恶寒,常常欠伸。三焦不行各司其职,上焦失职,噫气而吞酸;中焦失职,不行消谷,不要进食;下焦失职,则二便失禁。

  营卫虚衰,不光卫外不固,而为洒淅恶寒欠伸,营血亏空,而为肢体麻痹不仁或烦疼难言。即上、中、下三焦,亦会受到影响而不行善其职事。上焦主受纳,中焦主熟腐,下焦主渗出清浊;三焦失职,就会展示噫气吞酸、消化无力、巨细便失禁等症。

  趺阳脉沉而数,沉主邪实于里,数主热,热能消化水谷,较易医疗。若脉不沉数而沉紧,为里寒甚,属难治之候。

  本条从脾胃的实热或虚寒,臆想医疗的难易。趺阳脉沉而数,乃脾胃实热之症,因而不妨消谷引食。若趺阳脉不是沉数而是沉紧,紧为寒邪之甚,脾胃阳气必遭伤残,邪实正伤,故对立治。

  寸口脉微而涩,微者卫气衰,涩者荣气亏空,卫气衰,面色黄,荣气亏空,面色青。荣为根,卫为叶,荣卫俱微,则根叶憔悴,而寒栗咳逆,唾腥吐涎沫也。

  寸口脉微并且涩,微是卫气脆弱,涩是荣血亏空;卫气脆弱,则面色萎黄,荣血亏空,则面部色青。荣比如根底,卫比如枝叶,今荣卫俱萧索,则无论根底枝叶皆已凋谢,所以有形寒栗,咳嗽气逆,痰唾腥臭和吐涎沫的症状。

  卫为气,荣为血,气主煦之,血主濡之,气血亏空,因而面色青黄。《内经》云:“子能令母虚。”脾土为肺金之母,肺主气,肺气虚则个性亦虚,脾色见于面部而黄;肝木为心火之母,心主血,血汗亏则肝血亦虚,肝色见于面部而青。心荣肺卫俱虚,因而寒栗、咳逆,唾腥、吐涎沫。

  趺阳脉浮而芤,浮者卫气虚,芤者荣气伤,其身体瘦,肌肉甲错①。浮芤相搏,宗气②微衰,四属③阻隔。

  趺阳脉浮而芤,浮主卫气虚,芤主营气伤,营卫之气萧索,不行充养形体,故皮肤毛糙、身体羸弱,皮肤干燥以至成鳞甲之状。

  荣卫本水谷之精气所化,其清者为荣,浊者为卫。趺阳脉浮并且芤,证明荣卫的化源已虚,卫气不充则身体羸弱,荣气不充则肌肤甲错;荣卫既虚,则外达手脚,上聚于胸的宗气萧索,手脚百骸皆失所养,而四属阻隔了。

  寸口脉微而缓,微者卫气疏,疏则其肤空;缓者胃气实,实则谷消而水化也。谷入于胃,脉道乃行,水入于经,其血乃成。荣盛则其肤必疏,三焦绝经,名曰血崩。

  寸口脉微并且缓,微是卫气不行固护,则腠理空虚;缓是胃气多余,胃气多余则饮食消化如常。食品得胃气的消化,才有脉道的运转,津液输送到经脉,才有荣血的造成。荣盛不与卫和,则卫虚不固,因而其肤必疏,三焦吃亏掉平常效力,就会发作下血如崩。

  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血彼此依赖,连结动态均衡。要是荣盛卫虚,则气弱不行摄血,可以发作血崩。

  趺阳脉微而紧,紧为里寒,微为气虚。微紧投合,为脾胃虚寒、中气亏空,故展示短气。

  趺阳脉微而紧,指轻按微而无力,重按紧而有力,因为气虚,故浮微,里寒故沉紧,趺阳脉候脾胃,脾胃既虚且寒,则土不行生金,而肺金失养,肺气虚而倒霉,所以短气。这里的脉微而紧,与“太阳病篇”抵当汤症的“脉微而沉”附近,不该解析为微紧,微与紧不行以同时展示,因而,很多注家微与紧并提,是不符实践的。

  少阴属肾,是阴阳气血的根底,少阴脉弱而无力,是属阴虚,阴虚生热,热扰故微烦。涩为血少,流通不畅,阳气不行外达手脚,故手脚厥冷。

  跌阳脉隐伏不显,主脾阳萧索。脾虚不行运化,水谷精微不行养分周身上下,故身体冷而皮肤硬。

  脾胃为荣卫生化之源,趺阳脉不出,是胃气大虚而脾不行健运,以至荣卫之气不得上下周流,卫气不温分肉,因而身冷,荣血不濡肌肤,因而皮肤硬。

  少阴脉不至,肾气微,少精血,奔气促迫,上入胸膈,宗气反聚,血结心下。阳气退下,热归阴股,与阴相动,令身不仁,此为尸厥①,当刺期门、巨阙。

  少阴脉按不到,是肾气弱小,精血亏空。气上奔而促迫于胸膈,以至宗气反聚而血结于心下。气下陷而阳热趋于和大腿内侧,与阴气相搏动,致身体落空知觉,这就造成尸厥,医疗当用针法挽救,可刺期门、巨阙等穴。

  少阴脉不至,则肾虚可知,由是阴阳起落逆乱,宗气反为所阻,血结于上,气陷于下,阴逆于上,阳退于下,遂致身体兄弟厥冷,知觉吃亏,状若死尸,因而名为尸厥。治应刺法挽救,刺期门因而通心下血结,刺巨阙因而行宗气之聚。

  寸部脉微,尺部脉紧,微为阳气萧索,紧是阴寒内盛。阴邪常盛而阳衰,故病人软弱多汗。

  寸口脉微是阳气衰,尺部脉紧为阴邪盛,虚损且又多汗,则阳气外亡,因而说毫不见阳。

  寸口诸微亡阳,诸濡亡血,诸弱发烧,诸紧为寒,诸乘寒者则为厥,郁冒不仁①,以胃无谷气,脾涩欠亨,口急不行言,战而栗也。

  寸口部但凡脉微的为阳虚,但凡脉濡的为血亏,但凡脉弱的多伴有发烧,但凡脉紧的为寒邪;大凡阳虚血少的人,受到寒邪侵袭,就会发作厥逆,卒然眩晕而落空知觉,这是由于胃阳素虚,缺乏谷气,脾的运化效力滞涩不畅,所以口蹙迫不行言语,怕冷而战栗。

  寸口系泛指手腕部的脉象,应网罗关脉、尺脉在内,而不是专属寸脉。本条是诀别陈列微、濡、弱、紧四种脉象的各自立病。微脉与紧脉均主寒症,但有底细之别,虚寒为阳虚,因而脉微无力,虚甚则阳气外亡,以是说“诸微亡阳”。实寒为阴邪,阴邪盛则脉紧有力,以是说“诸紧为寒”。濡脉与弱脉均主虚症,但有浮细无力与沉细无力的区别,浮细无力为濡脉,可见于血亏症,因而说“诸濡亡血”。大凡血亏精亏、损阴脱液之病均可见到濡脉。如《脉诀汇辨》说:“濡主阴虚、髓竭、精伤。”沉细无力为弱脉,阴阳气血亏均可见到弱脉,若为阴虚,则阳亢而发虚热;若为阳虚,而虚阳浮越亦发虚热,因而说“诸弱发烧”。

  问:濡弱脉为什么皆适宜于十一脏呢?先生答:濡弱是胃气调停之脉,五脏六腑恶马恶人骑,皆赖胃气以茂盛,因而濡弱脉对十一脏都适宜。

  濡弱为胃气温柔之症,五脏六腑皆借胃气以生,病脉假使各异,皆应以有胃气为贵。若无胃气,则为真脏脉,病多不治。

  问:若何才干晓得病已入腑呢?又遵循什么晓得病入于脏?先生答:凡见阳脉如浮或数的,是病入于腑;凡见阴脉如迟或涩的,是病入于脏。

  腑为阳,浮与数脉亦属阳,脏为阴,迟与涩脉亦属阴;故浮数脉为腑病、阳病,迟涩脉为脏病、阴病。但此亦可是言其或许,因病情变革错综纷乱,决不行板滞执一。[下一章][返回目次▲]

  张仲景(约公元150~154年——约公元215~219年),名机,字仲景,汉族,东汉南阳郡涅阳县(今河南邓州市)人。东汉暮年闻名医学家,被后人尊称为医圣,南阳五圣之一。张仲景普通收罗医方,写出了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它确立的辨证论治准绳,是中医临床的根基准绳,是中医的魂魄住址。在方剂学方面,《伤寒杂病论》也做出了宏大功劳,建造了良多剂型,记录了多量有用的方剂。其所确立的六经辨证的医疗准绳,受到历代医学家的敬佩。

  张仲景(约公元150~154年——约公元215~219年),名机,字仲景,汉族,东汉南阳郡涅阳县(今河南邓州市)人。东汉暮年闻名医学家,被后人尊称为医圣,南阳五圣之一。张仲景普通收罗医方,写出了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它确立的辨证论治准绳,是中医临床的根基准绳,是中医的魂魄住址。在方剂学方面,《伤寒杂病论》也做出了宏大功劳,建造了良多剂型,记录了多量有用的方剂。其所确立的六经辨证的医疗准绳,受到历代医学家的敬佩。► 0篇诗文

  大道之行也,全国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交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矜 同:鳏)——先秦·佚名《大道之行也》

  大道之行也,全国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交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矜 同:鳏)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唐代·李白《望庐山瀑布》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完竣小学古诗,写景,山川,瀑布,早教,小学生必背古诗70首,小学生必背古诗80首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虚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因而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行。(是人 一作:斯人)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然后作;征于色,发于声,然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外洋祸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虑而死于安泰也。——先秦·孟子及其《生于忧虑,死于安泰》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虚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因而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行。(是人 一作:斯人)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然后作;征于色,发于声,然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外洋祸者,国恒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勿转载,若有疑问请联系处理。
本文地址:http://www.dfzrw.com/myzl/shl/2020-01-14/39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道法自然国学网唯一官网:

www.dfzrw.com

|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Powered By 道法自然国学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道法自然国学网 - 优质的影视资讯平台!